8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生产双金属堆焊耐磨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板,复合耐磨板,耐磨复合板和堆焊钢板)企业,复合堆焊耐磨板的硬度、耐磨性能、平整度和卷板变形能力指标等各项指标属于一流。公司具有很强的耐磨复合板的生产和加工加工能力,可以按用户要求加工耐磨衬板、堆焊衬板、耐磨管道、耐磨弯头、耐磨三通、耐磨变径管等,耐磨风机叶轮和叶片、分离器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落煤管、耐磨落煤筒、耐磨料斗和导料槽、螺旋送料器、焦罐耐磨衬板、耐磨溜子等耐磨部件和耐磨衬板。
详细企业介绍
???????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门从事堆焊双金属耐磨复合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钢板,堆焊板,耐磨复合钢板,耐磨复合板)、堆焊药芯焊丝材料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于1996开始专业生产双金属复
  • 行业:金属材料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星火路10号
  • 电话:010-83681452
  • 传真:010-83681459
  • 联系人:王先生
公告
国内最早专业生产碳化铬双金属耐磨钢板,堆焊复合钢板(SWDplate,简称SP) ,双面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复合钢板。公司生产的双金属耐磨钢板,耐磨板,堆焊耐磨板,耐磨堆焊钢板的耐磨层合金含量高,耐磨钢板的平整度高和优异的卷板变形能力。双金属耐磨钢板可以方便地加工成耐磨衬板,料斗,落煤筒,落煤管和导风叶片,耐磨倒锥等耐磨部件。四创华电公司已经在芜湖高新产业开发区建厂专业生产双金属耐磨堆焊板和药芯焊丝,并成立芜湖四创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双金属耐磨板可以加工: 耐磨钢板、堆焊堆焊板、堆焊耐磨钢板、耐磨衬板、复合耐磨钢板、落煤筒、落煤管、落料管、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料斗、导料槽、溜槽、耐磨衬板、磨煤机筒体衬板和各种耐磨叶片。 硬面堆焊药芯堆焊材料(SWD) 双金属耐磨部件加工 北京公司联系方式: 电话:010-83681452 83681453 13701013251 传真:010-83681459 芜湖公司联系电话:  电话:0553-3028851 3028852 15305538130 传真:0553-3028853 
站内搜索

金多宝心水论坛王中王

老舍在美遗失《四世同堂》原稿已被找齐将在《收获》上刊出493333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1-20   阅读( )  

  老舍的《四世同堂》创作开始于1944年的全民抗敌情势下,第一部《惶惑》1944-1945年在《扫荡报》连载 ,第二部《偷生》1945年在《世界日报》连载,1949年老舍在美期间完成了第三部《饥荒》,却于1951年在《小说月刊》上登了20章后掐断连载。“”期间,《饥荒》的部分手稿被毁,1982年出版《四世同堂》时只能采用美国人浦爱德翻译的《四世同堂》英译本《黄色风暴》中经过缩略处理的最后13章。

  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副总编辑赵武平近两年忙于一个研究“中国早期特工在美国”的项目,查阅了许多档案意外地发现同时期老舍的痕迹。两年前他在施莱辛格图书馆浦爱德档案发现了意想不到的内容。

  浦爱德原名艾达·普鲁伊特(Ida Pruitt),她生前著名的中美“文化桥梁”,她在两国文化交流方面最大的成就是帮助老舍翻译了他的《四世同堂》英文译本《黄色风暴》(The Yellow Storm)。

  1946年老舍赴美讲学,出于个人极高的文学自觉,他立志要在美国出书,前一年他的《骆驼祥子》英文版已成美国畅销读物,而他也因此成为美国人最爱的华人作家。

  1948年3月至9月,老舍与浦爱德一起翻译了《四世同堂》,过程比较独特。据说1977年浦爱德在写给她的好友费正清夫人的信中说:“《黄色风暴》并不是由《四世同堂》逐字翻译过来的,甚至于不是逐句的。老舍念给我听,我则用英文把它在打字机上打出来。他有时省略两三句,有时则省略相当大的章。最后一部的中文版当时还没有印刷,他给我念的是手稿。哈考特出版社的编辑们作了某些删节,他们完整地删掉了一个角色,而他是我所特别喜欢的。”

  起初老舍对浦爱德的翻译水平有所怀疑,几乎取消他们之间的合作。译稿完成之后,老舍请著名作家赛珍珠审读,赛珍珠对译稿大加赞赏。浦爱德去世后将自己的档案、文学等资料捐给了施莱辛格图书馆,其中就有《黄色风暴》的完整手稿。

  受制于《饥荒》后半部的内容,该作最终未能发表。老舍在1951年10月致《四世同堂》日译者铃木择郎和桑岛信一的信中说:“需要对《四世同堂》全部加以修改,因此第三部不宜发表。何时能着手修改还不知道。”及至“文革”,老舍被抄家后,《饥荒》手稿散佚。此后,再也无人能说清此书原貌到底如何。因此,浦爱德档案中的《四世同堂》英译文稿极大地还原了《饥荒》的初貌。

  赵武平向澎湃新闻记者描述,《四世同堂》英文译稿冠以“FOUR GENERATIONS IN ONE HOUSE”之名,打印在相当于A4纸张大小的、薄近透明的白纸上;文稿按先后顺序,每两章,或三到五章,整整齐齐分组装于30个乳黄色的文件夹内。译稿有三部分,即第一部(Book I)和第二部(Book II)的初译稿(均为32章),以及第三部(Book III),493333开马。也就是《饥荒》的全译稿36章,以及第二部修订誊清稿,31章。

  《饥荒》自1949年2月完成,六七十年来从无机会完整发表。虽然该书所谓“后13章”,经马小弥1982根据哈考特版本“复译”成中文,但内容与浦译原稿不同,也与原作本身相差甚远。可是,哈佛《四世同堂》英译稿,尤其是《饥荒》译稿,究竟是不是全稿?如果不全,缺了什么?还有,同原译稿相比,哈考特版又有哪些删改?

  赵武平认为这些问题的回答可以根据原译文本,从篇幅、篇名、结构、情节,和人名等方面入手,逐一进行分析。

  《饥荒》译稿,共36章,各章篇幅不一,最短7页,最长则达18页,计236页。这是老舍原作的全部吗?

  应该不是,尽管它比哈考特版第三部分(27章),要多出9章。但可以推测,相比原作,老舍和浦氏合作译稿,所删只是枝节,或者意义较轻的章落,起码没有改变结构,此外也比老舍1945年预计的33章多。

  就《饥荒》而言,除去每章都有相当删节外,最主要的变动,是在后面的16章。

  老舍最初将小顺儿自译为“Little Prosperous”。这大概是顾及到“顺”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联系,所以他有“Prosperous”(富裕,繁荣)之词的选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浦译之中,却改为“Little Precious”(小宝儿)。

  在档案中,哈考特提供的清样扉页上,作者英文名字印在最上面,排作Lau Shaw(S.Y.SHU),其下是横排的英文书名THE YELLOW STORM,中文书名居然是“风吹草动”而非“四世同堂”,竖排于页面中间,再往下是分作两行的:“由浦爱德译自中文”,最底下是“哈考特-布瑞斯公司纽约”,排成两行。这里,最令人感到奇诡和难解的,是出处未明的中文书名。

  通过2年时间,赵武平将国内《四世同堂》中缺失的16章,通过浦爱德译本复译出并将全文刊登在下一期《收获》上。同一般翻译不同,赵武平对《饥荒》后半部的“回译”,是一个曲折,复杂,而处处容易陷入误区的工作。

  首先,他针对英译原稿逐篇进行释读,录下所有难以辨识的文句——经过近七十年的时光磨蚀,打印稿上不少字词已经变褪色,甚至模糊;另外一些,是打印中的拼写错误,再者就是译文中所运用的今天已经废弃使用的日语拼写,这占去了前期翻译的大部分精力。

  从2014年起,赵武平四易其稿,他称稿子里最大问题是自己所采用的词汇和表达方式,同老舍的语言风格,以及《四世同堂》所独有的词语存在一定的差异。为此他在翻译过程中整理出“老舍词汇表”,列出一些老舍语言特色字词。比如,“假若”是最常见词汇之一;老舍少用,或者完全不用“如果”。“然而”也不用,唯一用的一处,是在第一部:“他的诗文也永远写得很短,象他的身量;在短短的几行中,他善用好几个“然而”与“但是”,扯乱了他的思想而使别人莫测高深,象他的眉眼。”(《惶惑》之二十三)又比如,“助援”(非“援助”);自傲(非“自豪”);“羞恼成怒”(不作“恼羞成怒”)。

  另外,老舍似乎不太喜欢运用习见成语:“咬着牙说”(不用“咬牙切齿”)、“忍受苦痛”(不用“含辛茹苦”),和“设尽方法”(不用“千方百计”)。

  此外还有人名的变异,比如,“小妞子”和“妞妞”;“李四老人”,“李四大爷”,“李四爷”,“四大爷”;“李四大妈”,“李四妈”,“四大妈”,和“四妈”等,根据对话环境,老舍相宜运用。但在译文中就很难把握。

  最后是对标点符号的修正。在英译稿中,用的最多的是破折号,但老舍原作又运用却并不很多;老舍喜欢用惊叹号,而英译稿中基本没有,赵武平参照老舍的写作习惯,尽量作了相应的替换。

  今年是老舍逝世50周年,明年《四世同堂》的增补本将由活字文化出版。这版不仅增加了第三部的最后16节,第一部《惶惑》、第二部《偷生》也以1946年初版时的版本为底本靠近原貌。

  在馆藏中邂逅一手资料的机会不少,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员陈子善认为,“此次被发现的翻译版本不能称之为‘全本’,只能说是最接近于中文原稿的英文回译稿,我们通过对英文手稿的靠近能进一步推敲出,英文手稿可能离真正的原稿有多远的距离。《四世同堂》仍有遗憾,希望出版者能同时呈现中英两个版本。”